1
首 頁 政務公開 政策法規 臺務動態 聯系我們
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走進湛江 > 雷州文化 > 正文

 

雷州文化

 雷州半島文化區的形成及其文化特征
 從閩南文化視角看河洛文化對雷州半島區域的影響
  雷州石狗與閩臺風獅爺民俗文化的內涵
 閩南文化與雷州半島的木雕藝術
 粵西木偶與閩南文化
 雷劇與閩南地方戲劇的關系和對比初探
 徐聞與閩南莆田的文化淵源淺探

雷州石狗與閩臺風獅爺民俗文化的內涵

湛江市博物館 陳志堅

   2004年4月,雷州石狗被批準為“中國民族民間文化保護工程試點項目”之一,湛江市文廣新局制定了《雷州石狗的保護實施方案》并與文化部中國民族民間文化保護中心簽訂《任務書》,湛江市人民政府撥給保護資金,進行有組織、有計劃地對雷州石狗實施有效的保護。2007年12月,雷州石狗被批準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我親自參與雷州石狗的征集、普查、申報項目名錄和原生態的保護工作,對雷州石狗有所認識,撰寫了《雷州石狗》一書及負責執行編輯《雷州半島石狗圖錄》三冊集與《雷州石狗文化研究文集》,在《中國文物報》《北京晚報》《嶺南文史》《廣東文物》《雷州文史》《星島日報》《湛江日報》《雷州報》等報刊登載發表對雷州石狗文化研究的論文。但只限于雷州半島石狗的調研,而對雷州半島之外的其他地域的石狗探討則相對較淺。我一旦有機會外出參觀學習時,就十分留意觀察街道、村口或巷陌橋道要沖之處是否安置有像石狗的避邪物,或詢問鄰近居民對避邪物的稱謂,作為不同地域民俗共同性與稱謂殊異的考研,繼續深入研究雷州石狗民俗文化的內涵。

雷州石狗的文化內涵

  雷州石狗的造型雖然類別多樣,雷州人自古以來都稱之為“石狗”,其造型上也雕刻有“石敢當”“泰山石敢當”“敕令石敢當”或“大王”等字樣,雖有民俗“厭禳”的共同性,但稱謂不同,正體現了地方的獨特性。況且,雷州石狗民俗經過歷史發展的演化,具有“圖騰崇拜”“呈祥報喜”“守護神靈”“司儀寵物”的文化底蘊。這與福建“石敢當”單一的“厭禳”相對比,內涵文化就十分厚重了。
  雷州半島古時為百越族人聚居之地,明莊元貞《雷祖志》記載:“州舊有猺獞峒獠與黎……”,①又記雷祖陳文玉任州刺史時各部族“遂自相率歸峒遠去矣,至蒞任日,猺老獞老復來貢獻方物。”至隋唐之時,雷州半島仍有猺﹙瑤﹚、獠﹙僚﹚、獞﹙僮﹚、貍﹙俚、黎﹚人聚居。 于此可論證狗亦為聚居雷州半島百越族貍猺獠獞人的圖騰。因之,這些百越族貍猺獠獞的文字都加有“犬”旁,這是他們以犬為圖騰的遺傳符號。
  廣西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所長丘振聲《壯族圖騰考》第六章中記述:“凌純聲《畬族圖騰文化的研究》說:臺灣高山族太么﹙Tayal﹚人,也‘有以犬為祖先的傳說’。顯然,壯、黎、傣以及高山族以狗為圖騰,來自同一的源頭。因為年代久遠,這方面的具體情形已不大可考,只能從百越族的各個支系去探求其歷史面貌。” 丘振聲先生引用《漢書·南蠻傳》中記載高辛氏許女妻槃瓠的故事,并以宋人朱輔《溪蠻叢笑·葉淺序》述說:“五溪蠻,皆槃瓠種也。聚落區分,名亦隨異,沅其故壤,環四封而居者,今有五:曰苗、曰瑤、曰僚、曰僮、曰仡佬。風俗氣習,大抵相似。”②證實狗為南蠻夷族苗、瑤、僚、僮、仡佬、太么人的圖騰。古代的雷州半島聚居有百越族貍猺獠獞人,他們與太么人有共同對狗圖騰的崇拜。
  雷州石狗具有“呈祥報喜”的民俗文化,源之明莊元貞《雷祖志》記載:“珙業捕獵,養有九耳異犬,耳有靈機。每出獵,皆卜諸犬之耳。一耳動則獲一獸,二耳動則獲二獸,獲獸多寡,與耳動之數相應,不少爽焉。至陳朝太建二年辛卯九月初一日出獵,而犬之九耳俱動。陳氏喜曰:‘今必大獲矣’。鳴其鄰十余人,共隨犬往,至州北五里東,地名烏侖山,有叢棘密繞。犬自晨吠至日昃,無一獸出。獵人奇之,伐木而視。犬挖地開獲一大卵,圍有尺余,殼色青碧,眾俱不知何物。陳氏抱而歸家。次早,烏云忽作,風雨雷電交至。陳氏大恐,置卵于庭,盛以小桌。遂為霹靂所開,內出男子,兩手有文,左曰‘雷’,右曰‘州’。陳氏將男子與卵殼稟明州官,官收卵殼寄庫,男子交還陳氏養育,名曰‘文玉’。”③狗耳呈祥報喜,陳珙喜得貴子。雷州石狗雕刻有碩大的生殖器,是古代雷州先民原始生殖崇拜文化的載體,傳發至南朝狗耳呈祥雷祖陳文玉誕降。
  宋代以后,雷州石狗從“呈祥報喜”演變為 “守護神靈” ,仍然雕刻有生殖器,蘊藏著“呈祥報喜”的內涵,但它主要民俗功能是保境安民的守護作用。雷州石狗刻有“石敢當”“泰山石敢當”“敕令石敢當”或“大王”等字樣,普遍安置在村路、巷頭、門旁、坡地、水口、墓地與祠廟大門前,起著“守護神靈”的鎮煞驅邪作用,雷州石狗之所以廣泛性傳承發展的重要因素。
  雷州的石狗千姿百態,栩栩如生,咧著笑口,造型紋飾富有歷史社會的文明特征,具有“司儀寵物”的民俗風尚之底蘊。雷州石狗大的高1.5米、重達1000多斤,小的高10多厘米、重約2斤,廣泛地分布于城鄉村鎮,數量之多,是任何地域不可比的,這是一種獨特的民俗文化。

閩臺風獅爺的社會民俗功能

  雷城夏江天后宮奉祀媽祖,是宋代遷居雷州的閩南人帶來的祖神,宮前大門楹聯“閩海恩波流粵土,雷陽德澤接莆田”, 明顯地栽述著雷州半島與福建閩南的地緣與親緣關系。雷州石狗與閩南風獅爺的民俗文化有著必然融納的傳承性。
  我研讀了2005年第八期《收藏·拍賣》雜志刊登胡德生《石敢當》的一篇文章,文中談及福州、寧德有民俗文物“石敢當”,文中“石敢當”圖片與雷州石狗很相似,福建人稱“石敢當”“泰山石敢當”或“石將軍”,閩南地區普遍稱為“風獅爺”,也許其造型已獅象化而已。文中引述有關“石敢當”的來歷:西漢史游《急就章》中記:“師猛虎,石敢當,所不侵,龍未央。”宋代王象之《輿地碑目記》中記興化軍有石敢當碑注云:“慶歷中,張緯宰莆田,再新縣治,得一石銘,其文曰:石敢當,鎮百鬼,壓災殃。官利福,百姓康。風教盛,禮樂張。唐大歷五年縣令鄭押字記。”《姓源珠璣》中記載五代漢劉智遠力士石敢當護駕御侮防危有詩:“甲胄當年一武臣,鎮安天下護居民。捍沖道路三叉口,埋沒泥涂百戰身。銅柱承陪間紫塞,玉關守御老紅塵。英雄來往休相問,見盡英雄來往人。”《集說詮真》中記載:“石敢當本系人名,取所向無敵之意,而今城廂第宅,或適當巷陌橋道之沖,必植一小石,上鐫‘石敢當’三字,或又繪虎頭其上,或加‘泰山’二字,名曰‘石將軍’,謂巷道直沖有關兇煞,此石能厭禳之。”④于此而論閩臺風獅爺的民俗文化底蘊,是源之中原齊魯之俗的“石敢當”,只是作為“鎮百鬼,壓災殃。官利福,百姓康。風教盛,禮樂張。”而己。
  但是,丘振聲《壯族圖騰考》中引用“凌純聲《畬族圖騰文化的研究》說:臺灣高山族太么﹙Tayal﹚人,也‘有以犬為祖先的傳說’。 顯然,壯、黎、傣以及高山族以狗為圖騰,來自同一的源頭。”閩臺地區的畬族人,至今仍然祭祀犬祖。那么,閩臺的風獅爺應具有“狗圖騰”崇拜文化底蘊,只不過是年代久遠而不可考。后因中原齊魯的“石敢當”民俗傳播嶺海與融納西方獅子造型而獅象化,閩臺人稱之為“風獅爺”。風獅爺安置在街巷路道,鎮邪祓禳保境安民,發揮著“石敢當”的民俗功能。
  閩南與臺灣一衣帶水,臺灣大部分居民是閩南人,傳統民俗文化一脈相承。臺灣高山族太么﹙Tayal﹚人崇拜狗圖騰,古老的民俗隨著歷史社會的發展而弘揚,臺灣人也稱似石狗的避邪物為風獅爺。風獅爺如今仍是臺灣人民鎮邪祓禳的“石敢當”,這可明證中華民俗文化的精深厚重。
  2007年7月間,我有機會往福州夏門參觀學習,在新建的夏門博物館前廣場陳列安置著許多民俗文物“風獅爺”,其造型與雷州石狗很相似,我細心地觀察每一個“風獅爺”的造型,拍下了許多圖片,回來后認真地作了對比論證,認為福建閩南地區存在有類似石狗的“風獅爺”,民俗作用相同,只是稱謂而異。雷州鄉村族譜有記載,宋元明以后,閩南人大量遷雷,民俗文化相互融會,其中必存有源流的傳承性。

雷州石狗與閩臺風獅爺民俗文化的共同性與特殊性

  清嘉慶《海康縣志·卷二·建置》中記載公元前355年“楚子熊揮受命鎮粵,至此(雷州)開石城建樓,以表其界。”⑤殷周之時自交趾至會稽七八千里嶺嶠稱“揚越”,楚子熊揮受命鎮粵后,廣袤的嶺嶠稱為“荊越”;至戰國時統稱“百越”。宋人羅泌《路史》中記載:“越徇竿姓是為南越、越裳、駱越、甌越、甌浥、且甌、供人、海陽目深、扶摧、禽人、蒼吾、揚越、桂國、西甌、損子、產里、海癸、九菌、稽余、仆句、北帶、區吳是謂百越。”⑥ 百越則乃南蠻夷族,他們都有對狗圖騰的崇拜。正如吳永章《中國南方民族文化與源流史》中說:“傳之最久,并且很普遍的,是狗圖騰了。”因此,雷州石狗與閩臺風獅爺應共同具有對狗圖騰崇拜的民俗文化底蘊。
  雷州石狗與閩臺風獅爺都是用玄武石雕刻的,造型類別上都有文相、武相的人格化、抽象化與獅象化造型的共同特征,都是安置在街巷路道,鎮邪祓禳保境安民,這都是它們所具有社會民俗功能的共同性。
  所不同的是,雷州石狗雕刻有云雷紋,是雷州人對雷圖騰崇拜文化的傳承符號。雷州石狗雕刻有碩大的生殖器與懷抱小狗,是雷州人對生殖器崇拜發展成呈祥報喜得貴子的傳承載體。雷州石狗雕刻有銅錢紋,是雷州人祈求招財進寶的淳樸意蘊。雷州石狗雕刻有鳳尾紋與。蓮花紋,是雷州人敬崇石狗圣潔的裝扮。雷州石狗雕刻有辮子紋,是反映清代社會生活的縮影。這是雷州石狗文化傳承發展的厚重底蘊,也是閩臺風獅爺所沒有的文化內涵,乃屬雷州石狗的特殊性。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

雷州石狗民俗文化厚重及其對周邊地區的影響

  雷州半島與閩臺、廣西、海南歷史上有著人緣地緣的密切關系,民俗文化相互融納,石狗民俗文化的源流相互貫通傳承。相對而論,雷州石狗民俗文化內涵厚重,它經歷著 “圖騰崇拜”“呈祥報喜”“守護神靈”“司儀寵物”演變發展,蘊藏著厚重的民俗文化。具有“原始類型”“具象類型”“抽象類型”“人格化類型”“獅象類型”和“文相”“武相”文武相” 的造型特征。雷州的石狗千姿百態,栩栩如生,造型紋飾富有歷史社會的人文特征,廣泛地分布于城鄉村鎮,數量之多,是任何地域不可比的,這是一種獨特的民俗文化。
  丘振聲先生在《壯族圖騰考》中的第六章中論述壯人用砂巖雕刻狗的石像稱之“石狗”,這與雷州人用玄武巖雕刻狗的石像稱之為“石狗”的稱謂是一致的。蔣廷瑜先生在《銅鼓史話》中指出:“東漢時代的‘烏滸人’,到 兩晉南北朝時代則叫‘俚人’或‘俚僚’。到唐代,這些部族的絕大部分與漢族融合,成為壯族和漢族的一支。唐宋以后,但也有一部分保留原來的民族特性,發展成為海南島上的黎族。‘俚’、‘黎’和‘雷’的讀音相近,也可以看到其中的密切關系。”又有何光岳《南蠻源流史》中說:“自漢至唐宋時,有一部分俚人自雷州半島陸續南遷至海南島,成為黎族的一支,稱加茂黎。” 歷史學家論證唐宋以后,中原漢人與閩人大量遷徙雷州,原先聚居雷州的貍猺獠獞人有的漢化內屬有的遷走海南與廣西等地。因此,廣西壯族區域﹙上思、崇左、大新、田陽﹚與海南島海口、瓊山、儋州等地都存在有石狗,只不過是數量少、造型小  而且簡單,基本上是一個模式。可能是歷史上雷州獞人與廣西僮人的親緣關系所傳承的民俗文化。????
  雷州石狗在源流、演變與傳承上脈絡清晰,為研究石狗源流與傳承發展的民俗文化提供豐富而珍貴的依據資料。

 

參考資料
①③ 明·莊元貞編著《雷祖志》古版本
② 丘振聲著《壯族圖騰考》廣西教育出版社出版 1996.12
④ 胡德生《石敢當》2005年第八期《收藏·拍賣》雜志刊登
⑤ 清·嘉慶《海康縣志·卷二·建置》古版本
⑥ 宋人羅泌著《路史》古版本
⑦ 蔣廷瑜先生著《銅鼓史話》文物出版社出版 1982.4
⑧ 何光岳著《南蠻源流史》江西教育出版社出版
⑨ 陳志堅著《雷州石狗》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 2006.12

 


湛江市人民政府臺灣事務局

聯系電話:0759-3180330
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粵ICP備10063385

 

福彩15选5带坐标走势图